• <sup id="mamiy"><menu id="mamiy"></menu></sup>
  • 從航空航天“出圈”到高端消費電子——一家西部鋁企這樣“挑戰不可能”

    2022-04-13

    新華社南寧4月12日電題:從航空航天“出圈”到高端消費電子——一家西部鋁企這樣“挑戰不可能”

    新華社記者王軍偉、胡佳麗、吳思思

    鋁合金鑄錠想做多大就能做多大?對力學均勻性有著苛刻要求的航天用材告訴你,答案是難上加難。

    在廣西投資集團所屬的南南鋁加工有限公司的熔鑄車間入口處,立著一根曾是世界最大直徑的鋁合金圓錠,它的“腰圍”直徑是1320毫米。

    雖然位于祖國大西南,南南鋁加工卻在航空航天、軌道交通、3C電子用材領域屢次突破國外技術封鎖,取得重要突破。這是如何做到的?

    屢次攻克關鍵材料技術難題

    站在曾登頂世界最大直徑鋁合金圓錠前,記者問道:“再做大一些很難嗎?”

    公司技術研發中心航空航天材料研究所副主任姚祥說:“航空航天鋁材用鑄錠的技術難度特點是越大越難,鑄造開裂是超大規格硬鋁合金鑄錠的通病,有一點瑕疵就無法滿足航空用材需要?!?/p>

    航天用鋁合金超寬幅板材、航空用高強高韌耐蝕鋁合金極厚板、航空用鋁合金薄板、高速動車組車體用型材……近年來,南南鋁加工陸續研發一批核心材料,成為國內多個行業細分領域關鍵裝備產業化唯一保障企業,在部分關鍵鋁合金材料上改變了我國嚴重依賴國外進口的局面。

    在機器的轟鳴聲中,公司綜合管理部經理張江斌帶著記者繼續往前走,在一條正在作業的生產線前,記者接連發問:“那些關鍵鋁合金材料是這些設備生產的嗎?”“設備是國產的嗎?”

    張江斌說:“這些設備都是從國外引進的,一度設備出現故障需要外國技術人員維修,還要向對方提供一些關鍵數據?!?/p>

    “現在情況發生了巨大改變,這些年我們聯合國內知名高校和多家制造企業,攻克了多個首臺套設備,在關鍵設備上逐步實現自主可控?!睆埥笳f。

    順著張江斌手指的方向望去,一臺3米多寬、100多米長的大型設備映入眼簾。這是中國首臺套輥底爐,2020年建成投產,從此打破了我國高端鋁合金生產關鍵裝備技術依賴進口的被動局面。

    公司總工程師余鳳智告訴記者,該裝備集成國內85家企業制造技術,解決了厚板的熱處理裝備技術難題,“但與國外相比,國產設備要實現最厚和最薄航空航天材料制造兩個極致,我們還在路上”。

    從“小眾”出圈走向“大眾”

    南南鋁加工黨委書記、董事長韋強說,高端鋁材主要用于火箭、飛機制造等領域。但航空航天用鋁畢竟數量少,企業要進入中國乃至世界高端電子產品、汽車企業的供應鏈。疫情擾亂了全球供應鏈,但危中有機。

    韋強告訴記者,一家全球3C泛半導體行業頭部企業的高端產品多在中國組裝,但是其所用高端鋁材,原由某發達國家企業提供,疫情導致產品質量受到影響,這家企業向南南鋁加工拋來橄欖枝。

    “疫情發生前,我們和這家企業已有接觸,但是成為對方的全球首選伙伴還是在疫情發生后的2020年?!惫緺I銷中心副總經理劉戈說。

    同年,南南鋁加工成為國內一家造車新勢力企業的汽車外板制造商。當這家企業提出“肉眼看不出的劃痕也是問題”的品質要求時,公司技術研發中心汽車材料研究所所長黃程毅感到了巨大壓力。

    因新能源汽車用鋁合金外板技術難度較大,過去中國企業多依賴進口,面對客戶的高標準要求,有的技術人員表現出疑慮,但韋強更看重這背后巨大的市場機遇,“客戶有需要,我們就要盡力滿足,要敢于挑戰全球最高標準”。

    從試制、認證到小批量生產,南南鋁加工闖過一道道關卡,成品率不斷提升,逐步進入我國高端汽車用鋁合金外板市場。

    “別人能做出來的,我們為什么不能”

    工程師陳仁桂大學畢業后進入南南鋁加工最艱苦的熔鑄一線,如今“熔鑄三劍客”之一的外號彰顯其“江湖地位”。

    “我其實是一名‘廚師’?!标惾使疬@般比喻熔鑄工種,“在純鋁中加不同金屬可以做成不同的鋁合金,合金怎么樣,關鍵在配方?!?/p>

    這位“廚師”在2013年帶領團隊摸索出世界最大直徑鋁合金圓錠的“配方”時,年僅24歲。

    這項技術當時是國內空白,公司重金邀請外國權威專家進行技術指導。陳仁桂說:“專家調試了30多次沒有成功,撂下一句‘全世界沒有人能做出來’便走了?!?/p>

    陳仁桂開啟“死磕”模式,經過2年時間百余次鑄造失敗后,團隊終于攻克了技術難關,實現了批量化穩定生產。

    在南南鋁加工,從辦公大樓走向車間的必經之路,叫“創新路”。這里集聚了國家鋁973項目首席科學家、100多名碩博士、200多名高技能人才,孵化了數個國家級、自治區級技能大師工作室。生產一線涌現出一批全國技術能手、“廣西工匠”。

    36歲的齊林是擠壓制造中心模具工長,2008年進入公司時,他從未想過自己能以模具填補國內技術空白。

    “像這個枕梁型材是復興號的關鍵材料,制造它需要30多套模具,過去我國一直依賴進口?!饼R林說,“但別人能做出來的,我們為什么不能!”

    齊林帶領團隊在1年多時間里反復嘗試80次,最終生產出性能合格甚至優于進口產品的模具。過去南南鋁加工95%的模具依賴進口,現在只需購買5%。

    【糾錯】
    【責任編輯:陳聽雨】
    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第一時間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
    來源:新華網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